傳承家的味道:施宏慶的返金之路

金泉安商行、施宏慶、金門高粱、沙美罐頭

很難想像,站在眼前略顯羞澀、卻又對酒品侃侃而談的施大哥,曾經是個專業的沖印店老闆。
在我們抵達時,他已經站在門口笑笑地對我們打招呼,看似靦腆的人。不過當我們看到店中
充滿南北雜貨時,有許多有趣的疑問,他便開始一一解開疑惑
毫無藏私地與我們分享這些食材乾貨、陳年高粱的來源與收藏價值,很是開朗。

這家貌似小小的店面,是由他的父親一手創立,以地區生活用品雜貨為主,在民國約40年代於沙美老街經營
後來房子改建才搬到後面的巷弄。招牌褪去了痕跡,早已不復見原來的字樣,上門的客人在採訪期間卻是絡繹不絕。

金泉安商行、施宏慶、金門高粱、沙美罐頭

施大哥在家中排行老三,也是不經意地承接家業。原本在台灣本島經營多年的沖印店
後來在數位相機影像的衝擊下歇業,開始他的返金之路,回來家裡接生意。
擁有沖印學業背景的他,對於現在街區上的沖印店紛紛歇業亦有頗多感觸。


「現在街區的沖印店也都沒了,之前阿兵哥很多的時代

街上的三家沖印店生意都很好,因為大家都想要來拍照留念。」

他緩緩說道。

金泉安商行、施宏慶、金門高粱、沙美罐頭

「我們主要經營的是本地人生意,早期駐軍時期,很多鄉下地方有很多小店, 都是透過我們這邊做批發。
很多百姓本來不是做商店,但是駐軍的阿兵哥生活需求很多,才開始紛紛開店
例如幫阿兵哥洗衣服、沖泡麵等等。他們也都會在我們這裡採購,再去做販售。」
談到後來沙美老街沒落後如何轉型,施大哥說道,「轉型也是有,像是這邊以前比較少賣土特產
現在則比較多,例如我們還保有軍用罐頭,賣的是一種家鄉的味道。
而像地瓜粉、地瓜籤、金門在地的花生等,還有一些台灣回來的在地人會特地來買,回憶當初的味道。」

雖然金泉安商行的店面窄小,也是充滿日常雜貨,看似不起眼很容易無意經過(例如我們)
卻在成功轉型下有著豐碩亮眼的成績。除了販售金酒之外,也獲得金門酒類商業同業公會
頒贈超過三十年行銷高粱酒的證明,施大哥開心地拿出大紅金框證明書的展示與收藏多年
的陳年老酒說明著。「像這個早期是民國六十幾年出品的,那時金酒還沒有很好的瓶子
所以那時有很多瓶子都是用台灣菸酒公賣局的瓶子來做罐裝。這個則這是大麴酒,是金門最頂級的酒品
剛釀出來的酒頭部分,酒精度在66到69度,現在這瓶的陳年大麴酒是66度。」對於陳年老酒的壓箱寶
他不斷拿出來介紹且侃侃而談。我們看到一箱又一箱充滿歷史感的瓶身與接近四十年的復古字樣
也紛紛感到訝異,繼續提問著。

 

金泉安商行、施宏慶、金門高粱、沙美罐頭

問到對沙美的期待,施大哥開始談起歷史
「金門高粱酒最主要的特色,我想主要是胡璉將軍對地方的貢獻很大。
當時的地方建設,在老街也規劃出一條路, 後來因為某些因素沒有談成
所以在規劃上有些遺憾。那時候有很多離鄉背井的軍管司令官、撤退的老兵等
當初金門酒廠收購老百姓的種植的高粱或小麥,來換取大米,才讓地方農民有
比較好的生活,後來才慢慢研發出金門高粱酒,也是台灣目前市占率八成的白
酒品項,的確造福了金門鄉親也是我們當地最大的收入
我也很榮幸可以繼續銷售酒品,來做出一些貢獻。」

 

金泉安商行、施宏慶、金門高粱、沙美罐頭

 

施大哥所經營的金泉安商行,最主要是他的父親從福建安溪逃避戰亂而來到金門,開始創立這家店。
後來如先前所提到的,由於台灣本島的沖印業沒落,加上當時父親年邁,才回來繼承家業。
而提到家中的小朋友年紀還小,他也略帶希望有朝一日,小孩能夠繼續傳承家業。
「因為很多人會懷念這種家鄉的味道,所以也希望孩子將來長大,能夠為了讓味道傳承下去。」

再一次地,我們看見沙美人內心對於家鄉的凝聚力情感,這些從沒被提起的家族史

隱藏在歷史洪流中直到近年一一地被看見,重新拾起家國共感的往年榮耀。